女孩不能下围棋?兴趣无关性别!

女孩不能下围棋?兴趣无关性别! (转自“聂卫平工作室”微信公众号)  3月8日,是国际劳动妇女节,属于女性们的节日。在当前社会,妇女们仍在某些方面因性别而被人以刻板印象视之,性别成为限制妇女发展的枷锁。在围棋领域,同样有许多的刻板印象,认为女性下棋不如男性,尽管我们从前有芮迺伟如今有崔精。  在今天,一条中国女棋手於之莹参与拍摄的短视频在网络发布,视频标题言简意赅地发问:女孩也可以学围棋吗?  这个问题被视频中坐在棋盘前的小女孩提出。  视频里展现了可能大多数女孩子在学棋路上曾见过的场景:  ——“他们说,好棋手都是男孩。”  ——“女孩也就能跟女孩下。”  ——“这步棋下得不错,颇有‘男子风范’。”  ——“女孩去学唱歌跳舞多好,那样的女孩才好看。”  ——“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女孩?”  在诸多质疑声中,那个小女孩摇身一变,成为了职业棋手於之莹,在中国女子围棋第一人的宝座上待了许久的於之莹。  ——“可我,还是要试试看!”  视频中的小鱼儿霸气回怼!  ——“不想让你学棋的人,是怕你输还是怕你赢?”  ——“做听话的女孩,听自己的话!”  ——“女孩逻辑思维很差?这句话逻辑很差。”  ——“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才是漂亮!”  国际劳动妇女节,是20世纪初期一系列妇女运动的成果,也是每一位妇女认真生活的成果。这一天表达了对女性的尊重、欣赏,也提醒女性们,你们的价值和光彩取决于你怎样看待自己、对自己有怎样的期待,并为之做出了怎样的努力。性别是你身上的独特徽记之一,它不能为你的人生设限,谁也不能!  (聂卫平工作室 孔方) + Read More

国足魔鬼集训超高强度 提升硬度避免最后两战崩盘

国足魔鬼集训超高强度 提升硬度避免最后两战崩盘 3月6日下午,中国男足前往海口观澜湖足球训练基地,先后在基地健身房、天然草场进行了累计超过2个半小时的各项训练。国足以如此超高强度在室内外训练场所“连轴转”,这在李霄鹏接手国足后尚属首次。球队海口集训迅速进入“魔鬼状态”的主要目的是尽快优化国脚体能储备,强化球队在实战中,特别是防守过程中的“硬度”。   按照计划,除5名归化(入籍)球员及在瑞士草蜢俱乐部效力的李磊外,入选本期国足集训阵容的余下33名球员应于3月3日抵达海口向球队报到。不过受不同客观因素影响,3日当天仅有20名球员抵达海口。而余下球员请假后,会在接下来几日陆续到队。  据了解,球员“迟到”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。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部分国脚于2月24日结束上一期集体封闭隔离后,或是延迟数日返回各地,或是在返回属地后进一步接受“居家隔离”,他们需要时间休息,与家人难得团聚一番;另一方面,受部分俱乐部处于动荡影响,其部分国脚须近期与俱乐部沟通合作事宜。举例来说,“迟到”的徐新、吉翔直到6日才首次参加全队训练。主力门将颜骏凌、前锋谭龙则分别于6日晚、7日上午到队。而另外两名绝对主力吴曦、张琳芃预计最快也要到7日晚才能到队。  国足教练组虽然希望尽快集齐球员,但也充分考虑并尊重国脚作为职业足球工作者的劳动权益,因此期待他们妥善处理个人问题后,能够全身心投入到接下来的国家队备战与比赛中。  正如北京青年报记者先前了解到的,中国队从4日海口集训首练开始,就将训练强度调整到相对较高的水平线上。而与前几期集训高、低强度训练穿插进行不同,本期集训的高强度训练已持续了多日。至6日下午,强度达到了某种“高点”——根据安排,球队先在观澜湖足球训练基地进行了总长不少于45分钟的身体训练,随后立即转场至基地内室外天然草场进行内容紧凑的有球训练。真刀真枪的分组对抗训练也包含其中。而室外训练持续了超过90分钟。  值得注意的是,除蒋圣龙、吴少聪两名后卫作为适龄球员暂时“增援”同期在同一处备战的U23国足外,余下20余名国脚无一例外全程参加了这堂超高强度的训练课。  对于国足本期集训初始阶段即上量,队内相关人士解释称,球队虽然已经无缘参加卡塔尔世界杯正赛,但从球队长远发展考虑,这支球队有必要在接下来的实战中尽快提升“硬度”。海口备战前期,训练正是以强化国脚体能储备为主要目标,从而提升球员实战,特别是防守过程中的“硬度”。“即便12强赛最后两场取胜比较难,球队也应该踢出精气神,至少在气势上不能垮掉”,一位队内人士说道。  国脚们近几天训练结束后,普遍感到身体疲劳,其中主要原因便是训练过程中各项内容环环相扣,几乎无缝对接。教练组对球员攻防转换、整体防守过程中皮球运行连接速率与质量都提出了非常严格的要求。教练组成员的现场纠错此起彼伏。  按照计划,中国队在连续进行4到5次高强度训练后,将于本月9日迎来本期集训的首场热身赛,对手基本确定为中超劲旅长春亚泰队。而亚泰队之所以能够取得上赛季中超联赛第4名的好成绩,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将防守反击打得风生水起,其防守硬度在全联盟各队中也显得比较突出。国足与这支球队热身的针对性自然也比较明显。  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 +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