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际足联加码制裁俄罗斯 说到底还是为了自身利益

国际足联加码制裁俄罗斯 说到底还是为了自身利益
“我们的立场仍然不变,波兰国家队不会同俄罗斯队踢任何比赛,无论这支队伍的名称是什么。”  当地时间2月27日,波兰足协主席Cezary Kulesza用这样一句言简意赅的话语,表达了自己,乃至整个波兰足球的态度。他所回应的,是国际足联在几十分钟之前宣布的针对俄罗斯的限制措施。  在公告中,国际足联表达了反对战争、呼吁和平的态度,随后公布了详细的限制措施,包括不在俄罗斯境内进行任何国际比赛,俄罗斯队的名义改为“俄罗斯足球联盟”,而且在“俄罗斯足球联盟”参赛期间,不得使用俄罗斯国旗或国歌。  来自波兰足协主席的回应清楚地显示,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。 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动“特别军事行动”之后,俄罗斯足球迅速卷入了风暴之中。  来自俄罗斯的赞助商标志被沙尔克04去除,来自俄罗斯的切尔西老板阿布在英国广受批评,很多俄罗斯足球运动员也没有逃脱社交媒体上的审判。  除了这些事情之外,最为激动的便是波兰足球各界,毕竟在3月底,他们原本需要按照计划前往俄罗斯,参加2022卡塔尔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附加赛B组的比赛。  早在军事行动开展之前,波兰足协就通过发表声明的方式对国际足联喊话,要求后者解释比赛届时是否还能顺利开打?是否能够保证球队安全?  而在俄乌开火之后,他们率先做出了决定。  2月24日,与俄罗斯同被分在附加赛B组的瑞典、波兰和捷克足协发布联合声明,表示他们不会前往俄罗斯进行世预赛。  当时,三家足协在联合公告中提供的理由还是“严重影响了我们国家队以及代表团的安全”,同样也是出于安全原因考虑,欧足联很快便决定俄罗斯主场的欧足联赛事将在中立赛场进行,而且不按照原计划,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本赛季的欧冠决赛。  然而随着战事的发展,俄罗斯迅速被欧美舆论定性为侵略者,尤其是在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强大影响力的足球运动员的响应下,球员的态度变得十分关键。  作为波兰国家队队长,莱万多夫斯基在与队友商议之下,代表波兰国脚做出了不参加比赛的决定,“我无法想象对乌克兰军事侵略仍在继续的情况下,与俄罗斯国家队比赛。俄罗斯球员和球迷对此不应承担责任,但我们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。”  从足协官员到球队球员,波兰足协已经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,压力此时便来到了国际足联身上。  这个时候,他们做出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决定。  27日的公告,说明国际足联依然想让比赛正常进行,只不过将比赛移至中立场地,然后仿照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的制裁,让他们以“俄罗斯足球联盟”的名义参赛。  这样一来,原有的比赛计划就不会被打乱,赞助商、转播商以及他们自己的利益就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证。  然而,他们显然低估了波兰足球人的决心,也低估了这场军事行动所带来的后果。  在他们思索对策的三天里,即便已经确定晋级世界杯正赛名额的欧洲其他国家,他们的足球人也开始了表态。  英足总、威尔士足协官方表示,不会在一切国际赛事中与俄罗斯进行比赛,法国足协主席勒格拉埃更是直接表示,“我倾向于将俄罗斯排除出下届世界杯,这是我的第一反应。”  按照当时的形势,如果比赛在中立场地进行,波兰却坚持拒绝参赛的话,理论上波兰将会被直接0-3判负,俄罗斯足球联盟队将直接晋级下一轮。  所以,当时还在尤文图斯参加对阵恩波利的比赛的波兰门将什琴斯尼,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如果我们被判负,我们也会高昂着头,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”  就像勒格拉埃一样,什琴斯尼也认为国际足联应该把俄罗斯直接踢出世界杯,只不过“我不认为他们敢那么做。”  最终,国际足联还是做出了禁止俄罗斯所有球队参赛的决定,只不过也是落在了国际奥委会的后面。  实际上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  如果完全按照第一份公告和理论程序,那么俄罗斯将会以两个3-0判胜,直接从附加赛B组中胜出,晋级2022卡塔尔世界杯正赛。  在如今连俄罗斯的猫科动物都会遭到制裁的情况下,这个结果将会让国际足联直接遭到欧美社会舆论的巨大冲击,也会遭到欧美各国足协的强烈反对和抗议。  整个国际足球因此分崩离析,都是有可能的。  而从现实利益角度出发,问题同样非常严峻。  如果俄罗斯以两个3-0判胜晋级世界杯,那么整个附加赛B组的赛事将不复存在,赞助商、转播商的利益都将受到影响,如果被这两者告上法庭,这将是国际足联无法承受的结果。  毕竟现在禁赛俄罗斯之后,他们便和整个欧美社会一起站到了道德高地上,而且原本的三场比赛的计划,至少还剩下了两场比赛,赞助商、转播商也没胆量冒天下之大不韪,认为国际足联损害了他们的利益。  更为重要的是,这样一来,国际足联就不会站在整个欧美社会舆论的对立面,自己的光辉形象也就不会因此受损,而他们的形象与他们身后的赞助商息息相关。  俄罗斯的世界杯参赛资格,是断然无法和金主的重要性相提并论的。  目前,抵制俄罗斯已经成为了欧美社会的政治正确。  在这样的舆论大潮下,抵制就比不抵制好,抵制得狠就比抵制得轻要好。在我们的视角中,俄罗斯球员并没有做错什么,他们也无力改变他们政府所做出的决策,不应该剥夺他们参加比赛的机会,然而在欧美社会的视角中,这就是现状。  用莱万多夫斯基的话来说,“他们承担的是政客决策带来的后果。”  在这样的风潮下,国际足联只能尽力选择自保,从前后两份限制措施力度不同的公告来说,他们的初心显然是想让俄罗斯继续参赛的,毕竟只有这样,才能让原有的利益不受到影响,然而在可能会因为这个决定,导致利益彻底受损的时候,那就只能牺牲俄罗斯了。  毕竟,两害相权取其轻,道理就是这么简单。  当然了,俄罗斯足协在理论上可以通过体育仲裁法庭,向国际足联提出诉讼的,而且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。  当地时间3月3日,俄罗斯足协发布公告,表示他们已经就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禁赛令,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诉。  虽然有媒体认为俄罗斯足协还是很有希望赢得上诉的,毕竟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下达禁赛令之前,联合国并没有通过决议。  然而根据《欧足联章程》中“本着和平、谅解和公平竞争的精神促进欧洲足球发展”和“在尊重球员健康的前提下,组织和开展各类欧洲水平国际足球比赛和锦标赛”这两项规定,俄罗斯足协显然无法满足“和平”和“健康”这两大基本准则的要求,这很有可能会导致他们的败诉。  而且就像俄罗斯主帅卡尔平所说的,即便俄罗斯不必参加附加赛,已经拿到了世界杯正赛名额,“只要有今天这样的情况出现,就一定会被禁赛。”  当被问到是否还会有附加赛时,卡尔平认为不会再有了,记者提醒他还是有可能胜诉时,卡尔平说:  “你可以把现在的情况称之为在绝望里寻找希望。好吧,让我们希望附加赛会有吧,你可以随便欺骗自己。”  “当看到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,我感觉希望非常渺茫。”  (牧子)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